mkgrx優秀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七百六十一回 魏復抉擇鑒賞-f3zr5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贼酋刘聪授首,平阳军民易帜,匈汉已成昔日黄花!”五月十六日,就在马景所部分崩消亡之际,新一版的华兴时报以最为隆重的阵势,全版刊发了血旗军进来的辉煌战绩。以华兴时报的影响力,这则消息顿如长了翅膀,迅速传遍四面八方,而华国大捷带来的赫赫军威,则也随之风闻天下。
数日之后,长安,大魏皇宫,金銮殿上,魏复一袭龙袍,居中高坐,其下心腹群臣济济一堂,殿中却是既然无声。盯视案上的华兴时报与一份来自河东的信报,魏复难掩颓丧,而殿中的其他人,也都面色复杂,情绪不无低落。
良久,魏复方才摇头苦笑道:“早觉会有今日,不想来得这么快,我方军兵刚才聚齐,别个就已大局落定了,根本不给下棋机会啊!呵呵,可笑我汉家各方昔年被匈奴汉国打得战战兢兢,朝不保夕,别个华国出兵仅仅二十余日,便将之灭了!有此实力,有此兵威,天下孰能与之争锋?还好还好,我大魏仅是大肆征兵,并未像是东晋、齐晋那般,已与华国有了敌对冲突,如今倒是可以轻易转圜。”
“陛下盛名,高瞻远瞩,一早便勒令我等旁观,方免了我大魏一场危难!”立有臣子出言捧哏,殿中随之一片唏嘘,一片侥幸,人人却仍紧盯着魏复的神色,等待着下一步的细肉。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魏复将身形坐得更加笔挺,肃容慨然道:“且不论内里龌龊,华王能够覆灭匈汉,消弭外患,一雪外辱,实乃我汉家之幸,朕也敬其为华夏英雄。朕之先祖魏武,亦曾北扫草原,朕虽不才,亦不愿叫那华王专美于前,兵马既已聚齐,正该西征!”
您之前好似也在隔岸观火等打劫诶,能否甭这般虚伪?殿中诸人暗地里腹诽,面上则皆慨然之色。席中右首的悍将淳于康率先起身,拱手请命道:“末将不才,愿为前锋,先率本部杀出大散关,攻打氐羌仇池部!哼,祛除胡虏,恢复中华,末将也不愿叫血旗军专美于前!”
“对!那帮氐羌最不是东西,时常犯边掠我人口钱粮,早就该灭掉他们了!呃,不对,俺要请命为前锋!”魏义忙也跟着起身道。紧随着他,右席诸将纷纷请命,场面好不热烈。
每当天冷的时候我总会想你
“哈哈,诸将有此血性,朕心甚慰!不过,兹事体大,具体事宜容后在意。”魏复面露笑容,摆摆手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西征靡费良多,我等可不能白白放过华国这个新邻居,至少也要确保后方无患呀。如何与华国交涉,还望诸位教我!”
“陛下,臣有一问,我等的确要一路向西,远征万里,最终将关中放弃给华国吗?”虽然基本上明知答案,魏忠还是不死心道,而殿中的众臣,也皆将灼灼目光投向魏复。
丫明知故问,不是叫咱难堪吗?暗自白了魏忠一眼,魏复再度苦笑,关中三辅之地,八百里秦川根基,谁愿白白让出,可血旗军要拿,他魏复敢挡吗?与其壮烈守护至死,不若出卖猪队友,为己方保留一个另辟新天地的机会。好在他魏复与麾下死忠,原本就是数年流窜、千里辗转抢来的这块地盘,可非那些经营百年的本土大族,实在不行,换地也就换了。
其实,魏复不止一次想过对抗。只是,别看南方三股汉家势力号称总兵力一百五十万,可扣除那些凑数的民壮,精锐战兵总计也就五十万上下,且多为步卒,别个华国就不会发动民兵吗?即便再加上北方几部鲜卑,主战兵力也就能与华国持平而已,以乌合联盟对抗统一政权,且是拥有火器之利与海外根基的华国,魏复毫无信心。
冷酷王爷求放过 梧桐
按捺下窘迫,魏复淡淡笑道:“抵制内战,全力对外,如此方为我华夏之福。朕继承我大魏皇家血统,无可屈从于人,然一山不容二虎,华国势力足够强盛,也能扬我华夏,朕又何必为了一家一姓之私立,徒刘中原,平增我汉家内耗呢?当然,在座若是有人不愿随同远迁,朕也绝不留难,只管提前说上一声,自去便是。”
“为臣誓死追随陛下!”众臣连忙齐声捧哏道。事实上,关中的曹魏势力因为最早便模仿血旗营良多,再加长期流窜,不为士族所亲,直至如今走成了底层路线,除了些许曹魏遗族,文臣武将多属中下层出身,没甚牵绊亦或别的好去处,真就没几人舍得脱离这一政权,终归别个华国还是给大家留下了一条远域立国的出路不是?
明确了基本路线,魏忠揭过此节,沉声谏道:“华国攻匈乃大快人心之举,哪怕是我大魏百姓,此前也均街头热议,拍手称快,而今华国真就灭了匈汉,我等正该顺应民心,遣使恭贺华国获此大胜。同时,我等当通过公开媒介,严厉驳斥东晋攻华的一应不义之举。哼,司马家素来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篡权社稷却不知爱民…(此处省略千字)”
“咳咳咳…”干咳几声,魏复接着又敲了敲案几,这才叫停魏忠的喋喋不休,挥手捋平额头黑线,他淡淡道,“爱卿痛恨司马家之心,朕身为曹魏血脉,自是感同身受,只是,现在众人正在商议大事,爱卿还当说些重点,莫要再跑题啦。”
“陛下恕罪,为臣适才太过忘情,太过忘情了,呵呵。”尴尬的擦擦口角飞沫,魏忠续道,“为臣以为,陛下既然确愿远征异域,我等便将长期与华国无有实质矛盾,反而多须华国帮衬。既如此,何不第一个站出来,明确声言力挺华国,大张旗鼓遣使恭贺,登报檄文痛骂两晋,甚至兵逼东晋撤军停战?倘若华国另有需要,我等亦可相助其对付两晋,如是出使,也好向华国讨要更多钱粮军需嘛。”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好,此言可行,臣复议!哪怕如今我等对华国仅能锦上添花,可至少能够助其尽快逼退周边威胁,这份情,嘿,华王不计,华国也得计。而对我大魏内部,此举也能顺应民心,利于远征。”满脸认同之色,另一将官赵仁起身道,“自然,顺带可以臭一臭齐晋东晋,臭一臭司马家,左右我等也无甚实际付出,何乐而不为?”
“好,既如此,此行出使华国,便由魏忠为主使,赵仁为副,尽快前往平阳面见华王。”眯了眯眼,魏复点头笑道,“从即日起,我等不论心有何想,公开行事务必效仿华国,以民族大义为准绳,以扩张汉土为己任,绝不与晋朝那些尸位素餐之辈同流合污…”
与之同时,青州临淄,大将军兼齐王府,苟晞沉默而坐,在其下首,一干心腹将佐同样济济一堂,却是时下民间戏称的齐晋小朝议。而在每个人的案头,都是一份华兴时报与一份紧急信报,而信报的内容自与曹魏朝议一般,相关于最新的匈奴战事。
沉吟半天,主座上的苟晞终是叹了口气,继而面露颓色,扫视众人,目光期待道:“匈奴几已被灭,我方将面临何等局面,想来不消本王多说。敢问诸位,当如何应对是好?事关生死存亡,还望诸位不吝谏言!”
“大王莫忧,我方目前虽与华国处于敌对状态,但毕竟仅是血旗军偷袭我方水军,我方却未实质性攻击过华国;相比东晋侵入华国的河南三郡,我方必非华国第一针对目标。”一名近臣陪着笑脸,不无宽慰道,“所以说,历经攻匈一战的华国,即便胁胜反击,也必是东晋,只要我等接下注意控制事态,当可与华国恢复和平。”
君宠新妃:娘子,要听话
“直娘贼,你是说本王叫人打了左脸,还该去感谢别人没打自己的右脸?羞也不羞?”苟晞闻言顿如抓到出气筒,怒声呵斥道,“再说了,即便我等此番忍让了,可华国灭了匈奴,再打残东晋,接下来又会是谁,是关中曹魏,是塞北鲜卑,终归少得了我等吗?”
那名拍到马腿的近臣讪讪埋头,余人忙也学起了鹌鹑,堂中一片无语,落针可闻。眼见苟晞的脸色愈加发黑,其族弟也是麾下重将的苟纯及时出言道:“主公,我方船只水军皆被摧毁,如今黄河已成天堑,华国更是很快便能腾出手来,纵是我等意欲背水一战,无非仅是有守无攻,难伤华国根本,与其吃力不讨好,倒不如暂先忍耐,也为我等保留那一线海外迁国的机会。”
“迁国!又是迁国!这个劳什子的迁国机会,愣是束缚了我方上下的血战之心!难道我等就要为了那个前往海外茹毛饮血的开荒机会,一次次任由华国逐一剪除盟友,直至将战火推至我等身上吗?”出身齐郡高门李氏的文臣李祥起身驳道,“大王,若是此次再退,我等只怕会因那个迁国机会,拱手让出称雄中原的最后机会了呀!”
机会!机会!?苟晞一脑门黑线,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机会?迁国海外可谓保底,虽不够好,终归他苟氏能够立国百世,是以不少苟氏忠属及其看重;而称雄中原,他窃盼之,却又机率太低,弄不好就是身死族灭,但许多青徐士族更愿支持他为之一搏。外有强敌,内分两派,苟晞委实莫衷一是,为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