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曹端乃是金城司马。
他所预料到的大军并没有来。
来的却是一群突厥人。
突厥被灭亡之后,一直被陈家所奴役。
这一点众所周知,这陈家就派这种来?
这令人不禁百思不得其解!
曹端觉得不放心,于是让斥候再探。
他心里恐惧的是,后队的唐军会不会源源不断的到来。
而这些突厥骑奴,难道只是先锋?
先锋不像,若只是先锋,怎么可能才五百人?
于是心里越来越狐疑。
可过了许多日子,得到的消息依旧还是老样子,没有其他的唐军,依旧是这些骑奴,他们四处游窜,似乎是在刺探地理和其他方面的情报。
甚至有时候,会有一群骑奴出现在金城城下,瞭望城上的动静。
此时,曹端终于坐不住了。
虽说是坚壁清野,可凭借着五百人,且还是骑奴,就敢如此放肆!
这些突厥人……唐军居然就如此放心他们的忠诚。
金城依旧很平静,平静得有些不像话!在城中,一个叫曹阳的人,此时正穿着一件半旧的皮甲,穿梭过城中的小巷。
在这污水横流的街巷里,高墙之下,是一个个用干草搭起来的小窝,无数入城的百姓,大多蜷缩于此。
这里的天气,白日还好,可一到了晚上,便是寒风阵阵,冰凉刺骨,大量的百姓入城,携带着他们为数不多的财产,为了实行坚壁清野,如今只能寄居在这城中的街道上。
像这样挤满了流民的小巷,到处都是,几乎是男子们被征发了,而老人和妇孺蜷缩在这里,有时也会被官府调去修葺城墙。
此时,曹端焦灼的在人满为患的地方抬头寻觅着。
他才二十七岁,正是壮年,在城外本是务农,此时却也穿戴了甲胄,腰间挎着武库里分发的,刀刃有些微卷的刀,似乎半旧皮子的甲胄挡不住寒风,因而他孱弱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
可最后,他似乎终于寻到了什么,眼眸一下子的亮了一下,面露喜色,而后疾步朝着一个‘草窝’快步而去。
这个草窝里,正蜷缩着一家人,有一个年迈的母亲,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还有一个脏兮兮的孩子。
“娘,”曹阳大叫一声,快步上前,而后身子跪坐在与污水混杂一起的干草里。
他身子跪直了,直视着眼前的老妇人。
老妇人脸色蜡黄,听到声音,很缓慢的抬起头,浑浊的眼睛努力的辨认,这才知道来人是自己的儿子。
一时之间,老妇人大喜道:“大郎,你今日不必卫戍?”
曹阳左右打量着,看着周遭的环境,又见母亲如此,顿时泪流满面。
一旁抱着孩子的少妇,乃是曹阳的妻子,妻子从彷徨中,似乎也看到了主心骨一般,忙是推着怀里昏昏欲睡的孩子,欢喜地道:“快,快叫爹……”
“爹……”孩子脆生生的喊着。
曹阳便捏捏儿子的脸蛋,这蜡黄的脸蛋上结了壳,孩子很瘦弱,只剩下皮包骨了,他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曹阳腰间的佩刀,露出羡慕之色。
曹阳点点头,又看向母亲,深吸一口气,才道:“娘,儿子今日不必当值,司马下令,让我们从义军今日休息一日,明日……可能要出击了。”
一听到出击……
无论是曹母,还是这少妇,都不免露出了慌乱之色。
只有那半大的孩子,似乎还懵懵懂懂。
曹母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已是老泪纵横,她当然清楚,出击就意味着危险,甚至可能自己的儿子,永远回不来了。
她身躯颤抖着,努力的打量着曹阳,似乎唯恐自己的儿子即将消失在自己眼前,总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曹母随即收了泪,哽咽的用手肘擦拭了即将要流出来的清涕,用力地吸了口气,而后道:“大郎啊,你的祖父,就是死在了征讨高句丽的路上,他们说得了什么疾,拉了几天的肚子,就死了。你的父亲……”
曹母说到此处,双肩微颤,如老榆树皮一般的将脸埋下来,带着哭腔道:“你的父亲,是和大凉人冲突而死的。现如今,你也要出击了……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喏。”曹阳重重的点头,而后用力地道:“我一定活着回来。”
“可也不能逃,不能做缩头乌龟,如若不然,高昌就完了。”曹母努力的交代着。
高昌国数百年来,都处于非常险恶的环境,他们斑斑血泪的历史中,非常清楚战争的失败意味着什么,男子若是胆怯,若是不能尚武,就意味着更多人被屠戮,没有任何的侥幸。
曹阳正色道:“儿子已做好了杀几个唐贼的准备了。”
“好好好。”曹母不断地点头,又是心痛又是欣慰。他伸手,摸着曹阳的脸颊。
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而后,曹阳突然想起了什么,忙是解开了腰间的一个食袋,将食袋打开,而后一个馕饼露了出来。
这里气候干燥,馕饼早就脱水严重了,像石块一般。
曹阳道:“司马说了,明日出击,从义军的将士们,都要吃顿好的,分发了大饼下来,我留了半块。”
一旁的孩子听罢,顿时欢呼,贪婪的看着馕饼,这东西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平日务农的时候,一年到头,也未必能吃上这样的饼子。
现在更加凄惨了,因为战争,所有人坚壁清野,入了这城中,所有人在此饱受煎熬,吃食就更加稀薄了,一日能吃一顿便算是不错了,偶尔也有饼吃,可是这饼里却掺杂了许多的土块。
而这馕饼,显然是用油烹过的,食袋打开这后,顿时散发出一股香气。
曹阳努力的将这半张饼掰开,先取了大块给曹母,而后将小块分发给了妻子和孩子。
母亲努力的咬了一小口,却没有急着吞咽,而是一直用口水去融化干涸的饼子,那一股油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刺激了她的味蕾,她努力咂嘴:“许久没有吃过了……”
一旁的孩子则是狼吞虎咽,很快便将手里的饼子吃了个干净。
曹母不舍得吃了,掰开一些自己的饼,给了自己的孙儿吃,孙儿立即接过,则引起了母亲的喝骂。
不久,城楼上传出了钟声。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閲讀
这是召集士卒们的信号。
曹阳皱眉,而后忙是起身,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
他没有说什么。
实际上,他的母亲和妻子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曹阳只直直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孩子,像是要将他们的样子刻进自己的骨子里,沉默了很久,口里想说出道别的话,却终是无法出口。
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他默默的转过了身,留下一个背影,便朝着小巷的尽头匆匆而去。
只是他的脚步有所迟疑。
身后,听到曹母的声音:“不要辱没了父祖的名声……”
可到了后来,却又是带着哭腔:“要活着回来……”
曹阳用力地按着刀,最后迅速的消失不见。
瓮城里,从义军上下一千七百余人,已是枕戈待旦。
能入从义军的,都是青壮,他们预备了马匹,穿戴了甲胄,虽是破烂不堪,却个个集结起来,目光中带着悲壮。
在高昌的生活,很是辛苦,数百年前,他们的祖先们便远离了中原,卫戍于此,他们在此,依旧还有班超和张骞这些人的记忆。
只是当九州沦陷,中原彻底的沦丧之时,他们便失去了中原的音讯,河西被人占据,关中被胡人占据,胡人们彻底的阻隔了他们的交通。
他们将这当初的安西都护府的旧地,当做了自己的家。
世世代代的人,就这般在此繁衍生息,为了保家卫国,将鲜血染于此。
他们有着固有的观念,男儿们便是关墙,因为没有退路,对于九州的人而言,九州是幸运的,若是关外之地没办法守了,他们可以收缩回关内,若是河北和关中沦陷,他们尚且可以南渡,还可以侨居。
而在这里……他们没有选择,退后一步,即死。
曹阳在人群之中,人们打起了旌旗,高昌的旌旗,是一个青铜为杆子的旄羽,这是最初的时候,汉朝派出使臣,经略西域,像张骞和班超这样的人的凭信,人们称其为‘节’。
高昌建立之后,为了引起绝大多数高昌汉人的认同,将这旄羽当做军旗,用当初使臣的节钺来支撑自己的正统性。
到了此时,或许许多人已经忘记了这旄羽的由来,他们只觉得生下来时起,这旄羽便是军队的象征。
曹阳,以及这里的许许多多人,也是如此!看着那已显陈旧的旄羽,人们还是很快的聚拢起来。
而后,金城司马曹端骑上了马,他的甲胄新一些,坐在高头大马上,看着这瓮城中的从义军将士,大喝道:“贼军来了,从我杀贼,先拿下这一仗,教他们知道我们从义军的厉害。”
众人再无犹豫,纷纷翻身上马,一齐高呼:“万胜!”
而后,瓮城的城门一开……
曹端为首,数不清的从义骑兵便疯了似得冲出了城门的门洞。
数不清的铁骑,汇聚成了洪流。
而在城外,一群突厥骑奴尚在耀武扬威。
一看无数人杀出,旄羽招展。
似乎也晓得厉害。
这高昌骑兵,绝不容小觑的,于是立马拨马便逃。
高昌骑兵见状,顿时喊杀一片,曹阳在起伏的战马上,已抽出了长刀,随着所有同伴,歇斯底里的发出怒吼。
冰冷的寒风掠过面颊,令人生痛。
人们一路追杀。
只是……结果却令人沮丧的。
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突厥的骑奴的马很快。
而高昌的马匹,却大多老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在天山这里,虽也可放马,可是没有草原中的好。
更何况……似乎这些突厥骑奴的马匹,个个都是矫健无比。
一路追杀,却像是永远落在后面,以至于曹阳的沸腾起来的气血,也渐渐的冷了下来。
等到后来,却发现越来越难觅这些骑奴的踪迹了。
于是不得不众人下马,吃了一些干粮,稍作了休息,便继续派出斥候和骑兵,寻觅骑奴的踪迹。
曹阳吃了一个干馕,寻了一些清水,将这硬的如石头一般的馕饼吞咽下。
过不多时,却有斥候飞快而来道:“司马,司马,向东三里,发现突厥人的营地。”
这司马曹端听罢,顿时大喜,他希望能够给这些嚣张的骑奴们一些教训,在唐军的大部队来之前,至少不至这些骑奴们如此猖獗。
他立即下令:“所有人上马。”
铁骑顿时轰鸣。
好端端的骑队赶到了营地的时候,却是发现这座营寨,早就空了。
人们将这里围了,而后小心翼翼的搜索进营。
曹阳随着自己的同伍袍泽,踢破一个栅栏进了营地。
可显然易见的,在这里……一切都已破败了。
而突厥人显然早已离开,只留下了一些残破的帐篷。
“这帐篷竟是用牛皮的。”有人咬牙切齿地道。
有人贪婪起来,想将这牛皮的帐篷卷走。
这可是好东西,值不少的钱呢,若是饿了,将这牛皮帐篷割下一块来,放在水里煮,还可当牛汤喝。
一想到这个,许多人便饥肠辘辘。
“嗯?这是什么。”
有人低头,惊异地看着一个铁皮的罐子。
于是,有人将这铁皮的罐子捡了起来。
罐子是用铁壳制的,外头还做了标记,大家都是汉人,认得上头的记号,写着:“午餐肉”或者是“军粮”的记号。
他们吃这个?
有人将铁壳子翻开,瞧一瞧里头,却发现,里头竟还有一些食物的残渣,几块黏糊糊的肉贴在铁壁上,因为寒冷,所以上头还结了霜。
于是,有人嗅了嗅,惊喜地道:“真是肉……”
是肉……
有人吞咽着口水。
“真是奢侈啊,这定是那些骑奴们的司马或者将军们吃的,你看……这样的肉,吃了一半便随意丢弃了。”
曹阳这时也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肚子饿的厉害,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他感觉自己闻到了肉香。
可很快,有人掀开牛皮帐篷,却道:“你看……这里还有许多。”
所谓的许多,都是这样的铁皮壳子,都是被撬开过的,里面的肉有的吃了,只留下一些黏糊糊的汤汁之类的东西,也有的,似乎极奢侈的只吃了一半,便被人随意丢弃了。
这些铁皮壳子堆砌一起,像是垃圾堆。
还有人发现居然还有玻璃壳子,壳子里剩下了汁水一样的东西,偶尔还可看到浸泡在汁水里的一些果子。
大家围拢起来,七嘴八舌地道:“这些突厥人,什么时候开始吃这个了?”
“将军和司马,吃的了这么多?我看……这随意丢弃的肉盒和果罐,只怕有几百人份呢。”
甚至人们还从帐篷里搜寻出了一些旧书。
这些书……有人大抵认得一些,只是……纸张在高昌,乃是极为昂贵的东西,人们开始哄抢。
司马曹端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此时又失去了突厥骑奴的踪迹,他显得沮丧,索性打算当天在这里过夜,于是下达了命令,就地修整。
曹阳和同伍的袍泽们,很幸运的住在了一个牛皮帐篷里,到了夜里,需烧热水,用来喝,当然,主要是就着馕饼来吃。
大家纷纷掏出干粮,端着热水。
却有人心念一动:“那罐子呢?”
而后这人居然捡了一个罐子来,用冒着热气的水倒入罐子里。
顿时,一股肉香便四溢开来。
人们闻到了这味道,一下子聚拢了起来。
伍长脸色铁青,恼怒地道:“说不准这罐子里有毒,可不要乱吃了,贼子们没有安什么好心。”
可是这些话,显然效果不大。
因为当热水倒入了罐子,顿时泡开了里头结霜的肉块,还有那肉的汁水,也迅速的划开,此时,人们不断的鼓着喉结,吞咽着口水,有人忍不住了,骂骂咧咧地道:“只有能吃上一块肉,就算是死也甘愿了。”
说罢,这人咕隆咕隆的,直接沿着罐沿,先喝了一口汤水。
“哈……”这人一口将汤水饮尽,哈出了一口白气,曹阳等人则一个个死死地盯着他。
只见这人一脸意犹未尽地道:“太有滋味了。”
这罐头里是混着白盐还有特有的酱料调制的,显然对于缺少调味品的高昌国而言,这奇妙的味道,足以让人颤栗。
其他人都还害怕有毒,有的皱眉,有的羡慕,也有的垂涎,等这袍泽拿手捏起了里头的泡成糊状的肉搁进了嘴里。
而后……拼命的咀嚼,似乎非要将最后一点肉味榨尽了,才恋恋不舍的吞咽下去。
过了一会会,这人似乎一点其他的状况都没有,这……
没有毒。
能吃。
而且看起来很好吃。
于是整个营地里,似乎一下子……像是过年一般。
这消息迅速的传播开。
很快的,人们拼了命的在地上翻找着各种的罐头。
………………
第一章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